"唇: 為什麼我們親吻",這個 title還滿吸引人的,是一篇很有趣的文章

研究人員發現了隱藏在“吻”這一簡單動作後的複雜意含,它將有力的訊息傳遞給你的大腦,身體,和你的另一半。



This photo is from Flickr: princessrica



Chip Walter 撰,mouse 譯,Fan-Lu Kung 校


概念:

●吻的行為可以激發神經訊息傳導物質的級聯反應,進而產生觸覺情感、性刺激、親密感、激動甚至快感。
●吻可以傳達和一段關係的現狀和將來有關的重要資訊,甚至,一個不好的初吻可能斷送一對情侶的未來。
●吻可能是從靈長類動物的母親為他們的孩子咀嚼食物並以口對口餵食而演化來的。一些科學家們建立了一個理論——吻在配偶選擇的演化過程中起了重要作用。

當激情發生時,吻把兩個人鎖在了一起,他們由此交換氣味、體驗、肌膚紋理、秘密和情感。我們偷偷的吻、好色的吻、溫柔的吻、害羞的吻…我們在晴朗的白天吻、也在漆黑之夜吻,我們有儀式式的親吻、親密的吻、好萊塢式的飛吻、死亡之吻,還有,至少在童話裡,公主的復活之吻。

唇可能開始是為了攝食需要而演化來的,隨後應用在講話中,但是,在吻的過程中,它們滿足了多種不同的欲望。在我們的身體內部,吻的行為可以激發神經訊息傳導物質的級聯反應,進而產生觸覺情感、性刺激、親密感、激動甚至快感。不是所有的訊息都潛藏於身體內部,畢竟,吻是兩個人一起做的事。兩個個體的融合會將和在自己體內一樣強烈的感受傳給自己的另一半。吻可以傳達和一段關係的現狀和將來有關的重要資訊,甚至,一個不好的初吻可能斷送一對情侶的未來。

一些科學家認為兩唇的融合可能由於促進配偶選擇而演化而來。“吻包括了一個非常複雜的資訊交換過程——嗅覺資訊、觸覺資訊和調節體位類型--這些都可能不自覺地影響雙方作出的決定…決定他們在先天上到底有多不適合。”紐約州立大學奧爾巴尼分校的演化心理學家Gordon G. Gallup說。吻甚至可以透露出你的配偶願意和你一起生兒育女的意願--這在長期關係中是一個關鍵的問題,並在物種的演化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滿足欲望

不管當我們親吻時發生了什麼,我們的演化史已經深深植入在這種既溫柔卻又急風驟雨般的行為中了。在20世紀60年代,英國動物學家和作家Desmond Morris首先提出了吻可能是從靈長類動物的母親為他們的孩子咀嚼食物之後口對口餵食而演化來的。黑猩猩是按照這種方式來撫養孩子的,所以我們的原始祖先也可能採用了這種形式。用唇來壓迫唇可能隨後發展成為當食物缺乏時撫慰饑餓孩子的一種方式,並及時地表達愛和情感。人類可能最終採取了這種親人間的愛吻,在現在用它來表達更為多樣的情感。

一種被叫做費洛蒙(pheromone)的化學傳導物質可以加速親密的吻的進化。許多動物和植物用費洛蒙來和同物種的其他個體相交流。在昆蟲中,這種現象更為普遍,牠們會釋放費洛蒙來傳達警示信號,例如:出現食物的蹤跡,或者異性的吸引。

人類是否能夠感知費洛蒙還是一個存在爭議的話題。和鼠和豬不同,迄今為止在人類身上還沒有發現費洛蒙的感受器、或者犁鼻器--一個位於鼻子和嘴之間的器官[參考:”Sex and the secret nerve,” by R. Douglas Fields; Scientific American Mind, February/March 2007]。不過Duquesne大學的生物學家Sarah Woodley認為我們可能能夠用鼻子感知費洛蒙。化學物質的交流也能夠解釋一些奇怪的發現,比如在同一個女生宿舍裡的女孩子較傾向具有同步的月經週期、還有女性較容易被具有和她相一致的免疫型的男人的T-恤的氣味所吸引等等。人類的費洛蒙可能包括:androstenol,這是一種存在於男性汗液中的化學物質,會激發女性性興奮;還有一種存在於女性陰道中的激素--copulin,它能夠提高男性的testosterone的量並且提高他們的性慾。
如果費洛蒙的確在人類求愛以及繁衍下一代的過程中起了重要作用,那麼吻可能是一種使它們從一個人傳到另一個人的極其有效的方式。這種行為之所以得到進化可能是因為它幫助盲目的人們尋找配偶--做愛,或者至少是感受到一種吸引的力量。

親吻也可能是從我們的靈長類祖先那裡遺傳到的。倭黑猩猩(bonobo)是一種和我們在遺傳學上很相近的靈長類動物(雖然我們不是牠們的直系後代),牠們非常的熱情。Emory大學的靈長類學家Frans B. M. de Waal告訴我們一個動物園管理者的故事:有一回他讓一隻倭黑猩猩親他--他原先以為這只是一個表示友好的親吻,直到他感覺到牠的舌頭在他的嘴裡他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化學物質
親吻演化成現在這個樣子後,就變成了一件會讓人上癮的事。人類嘴唇上的皮膚是身體所有皮膚當中最薄的,並且唇裡分佈著和其他部分相比最密集的感覺神經元分佈。當我們親吻的時候,唇裡的神經元連同舌頭和口腔內部的神經元把訊息發送到大腦和身體的其他部分,讓我們有愉快的感覺和一些其他的生理反應。

在12或13對影響大腦功能的腦神經中,在我們親吻時工作的就有5個,它們將訊息從我們的唇,舌頭,臉頰和鼻子傳遞到大腦,從而獲得關於溫度、味覺、氣味和活動狀況的資訊。這些資訊中的一些到達掌控除耳、口、鼻以外的體覺皮質區,如果把這兒當一個觸覺地圖,不同位置代表身體的不同部位,地域的大小取決於神經元的密度,那麼唇就占了一個很大的區域。

親吻可以導致釋放很多化學物質,這其中包括控制我們壓力、動機、社會聯繫和性刺激的物質。在一項新的研究中,Lafayette學院的心理學家Wendy L. Hill和她的學生Carey A. Willson比較了兩種激素在15對大學情侶親吻前後和拉著手聊天前後的變化。第一種激素是催產素(oxytocin),在幫助建立社會聯繫上有重要作用,另一種是皮質醇(cortisol),在壓力調節中發揮功能。Hill和Wilson推測親吻可能會使得催產素的量大增,進而影響社會認同感、男性和女性的性高潮和分娩。他們認為這種影響在女性中尤為突出­--這些女性在他們的關係中感受到較高的親密感。他們也預測親吻可能導致皮質醇分泌量降低,因為親吻被廣泛認為可以緩和壓力。

但是研究人員出乎意料地地發現無論是親吻還是拉著手聊天,催產素只在男性中有所提高,在女性中反而降低。他們認為這可能是由於女性在與異性身體接觸時,單單一個吻並不足以讓她們感受到感情的聯繫或者性刺激。例如,女性也許需要一個比實驗提供的既定場所更浪漫的氛圍。不過Hill和Wilson在2007年11月份神經科學年度會議上報告的這項研究指出不管是男性或女性,親吻都可以導致皮質醇水準的降低,這暗示了親吻或許真的能夠緩解壓力。

在某種程度上,親吻與愛是相聯繫的,所以這個動作也許可以激發腦部釋放出一些與高興、欣歡、和某人建立某種關係的動機相關的化學物質。在2005年,Rutgers大學的人類學家Helen Fisher和她的同事們報導了17個盯著他們深愛的人的照片看的受試者的大腦掃描圖。研究者發現在兩個掌管開心和獎賞的大腦區域出現了不尋常的活化情形,分別位於右腹側被蓋區 (right ventral tegmental area)和右尾核(right caudate nucleus)。成癮藥物例如可卡因(cocaine)也會在獎賞中心通過釋放多巴胺(dopamine)產生相似的激發反應。愛,對人類來說,似乎也是一種藥物。

吻也有其它重要的影響,它能加快脈搏、使血壓昇高、瞳孔擴大、呼吸加深、理性思維減弱、警覺和自我意識減退,到這時,參與者往往過於癡迷而忘我。就像詩人e.e. cummings曾經寫到的:得到吻是比得到智慧還好的命運。(Kisses are a better fate/than wisdom.)



This photo is from Flickr: Michael Sarver


小測試
親吻也許不需經過慎思熟慮,但是它們對一段關係卻常常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Gallup和他的同事們最近對58個男性和122個女性進行的研究發現,在受試者當中,有59%的男性和66%的女性承認他們曾經在和心儀的對象第一次親吻之後對他們的興趣從此消失殆盡。不好的吻並沒有什麼缺點,只是感覺不對而已--這將導致一段羅曼史的終結--一個終結關係之吻。
親吻之所以如此有份量,Gallup認為可能是因為它傳遞出了一些訊息,讓人不自覺地、在潛意識裡判定對方和自己在先天上到底適不適合。他的假說和吻是因擇偶策略而演化出來的觀點一致,認為親吻可以幫助我們選擇理想的配偶。

以演化論的觀點來看,擇偶是傳遞基因的重要關鍵,對於我們人類來說,擇偶的過程裡也包括墜入愛河。Fisher在她2005年的文章中寫道:人類的吸引機制已經演化到讓一個人能夠將所有的力氣花在某些特定的人身上,因此能夠避免虛耗能量、促進配偶選擇,這在繁殖方面是最重要的。
根據Gallup的最新發現,親吻在情侶關係的進展中有重要作用,不過它們所扮演的角色對男女而言是有別的。在一項Gallup和他的同事於2007年9月發表的研究中,他們訪問了1041個大學生。對於大部分的男學生來說,一個深深的吻不過是進一步性關係的跳板,但是女生則多半希望雙方情感能有進一步的發展,她們所重視的並不只是要找到一流的基因來源,還包括對方是否會是個好的長期伴侶。

“女性利用親吻透露出她們對維持一段長久關係願意做出什麼樣的承諾,”Gallup在9月時對BBC說。雙唇就像是一個情感的氣壓計,愈有激情,雙方關係就越健康。

因為女性需要付出更多的能量來生育孩子,而在生理上可以提供配子的時間也較男性來得短,所以她們需要在選擇誰來作為配偶時更加謹慎--因為她們無法承擔錯誤選擇的後果。所以,至少對於女性來說,一個熱吻可能會幫助她們找到一個不僅可以提供精子、同時也可以承諾堅守在身邊照顧他們的人。

但是,從演化的角度來說,吻可能不是絕對必須的。很多動物沒有頸部以上部位的接觸,但是他們仍然可以產生後代。同時,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親吻。在20世紀初,丹麥科學家Kristoffer Nyrop曾經說過芬蘭一些部落的人們會在一起洗澡,但是認為接吻是下流的行徑。1897年,法國的人類學家Paul d’Enjoy報告說中國人認為嘴對嘴的親吻是像食人一樣令人恐怖的事。在蒙古,一些父親從不吻他們的兒子而只是聞一下他們的頭。

事實上,根據人類行為學先驅Irenäus Eibleibesfeldt在他1970年的書《愛與恨:行為模式的自然史》中指出,大約10%的人沒有唇部的接觸。Fisher在1992年發表了類似的數字。他們的發現意味著6.5億人沒有掌握親吻(osculation)這項藝術。

偏向一側的愛
對於那些親吻的人們,吻還傳遞著另外一些隱藏的資訊。德國魯耳波洪大學(Ruhr-university of Bochum)的心理學家Onur Güntürkün最近調查了124對在美國、德國、和土耳其的公開場合親吻的情侶,他發現在那些人當中,在親吻前把頭往右傾的要比往左傾的多一倍,但是右撇子並不能解釋這種傾向性,因為習慣使用右手的人的比例是習慣在右側親吻的人的4倍。Güntürkün假設向右傾去親吻對方是肇因於一個在懷孕期間和嬰兒期間發展出來的偏好。這種行為的不對稱性與大腦的偏側優勢有關。

哺乳也可能會影響這種側向性。研究結果顯示多達80%的媽媽們,不管是右撇子還是左撇子,都把她們的孩子抱在左懷,這些被抱的孩子如果想要得到哺乳就必須把臉轉向右側。大多數的人可能就因此而在潛意識裡把將頭轉向右邊與溫暖和安全聯繫在一起。

一些科學家曾假設說那些把臉往左傾去親吻對方的人表露出的溫暖與愛要比將頭側向右側的人要少。一個理論是說,側向右側會把我們的左臉頰給露出來,而左臉頰是由負責感情的右腦所控制的。但是一項在2006年由北愛爾蘭Stranmillis University College in Belfast的自然科學家Julian Greenwood和他的同事們進行的研究結果卻和這一理論不符。他們發現在240個大學生中有77%會在親洋娃娃的臉頰或唇時將臉偏向右側。親洋娃娃這件事是不需要付出感情的,但是右傾的比例卻和他們在125對情侶身上觀察到的偏向性的比例(80%)大致相當。他們得出的結論是:向右側偏來親吻可能正如Güntürkün所假設的那樣,是由於動作的偏好性引起的,而與感情無關。



原文出處:Scientific American, January (2008)
文章摘錄出處:生命科學線上
創作者介紹

Philippe's Expérience Note

phili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